赌钱平台

戈恩出逃

日产汽车企业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65岁)近日在对保释期间逃亡至黎巴嫩?。消息人士称,移民局的数据库中没有戈恩离开日本的记录。日本检察官和警方正在调查戈恩如何逃出该国的细节。

 资  讯 

戈恩为何决定逃亡?日本媒体揭秘:或因听闻审理将延期

即时 | 2020-01-20 14:55

中新网1月20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19日获悉,日产汽车企业前董事长戈恩曾对担任过检察官的律师乡原信郎表示,决心逃往黎巴嫩“是因为从法官处听说《企业法》违反案的审理将延后开始”。据称,戈恩认为逃亡的成功率为“75%”。

报道称,与戈恩通过视频电话直接交谈的乡原向共同社透露了该消息。此前,戈恩因违反日本《金融商品交易法》和《企业法》的罪名被起诉

据相关人士先容,东京地方法院原计划2020年4月开始《金融商品交易法》违反案的审理,但《企业法》违反案的日程还没有预期。

据乡原透露,戈恩说明称听说《企业法》违反案的审理将于2021年或2022年开始,就“绝望了”。他被告知禁止与因涉嫌作伪证而被发出逮捕证的妻子卡罗尔接触的保释条件至少要维持到审理开始,于是决定逃亡。

据称,戈恩认为“策划了能100%成功的计划,但也有发生未能料到情况的可能性,所以成功率是75%左右”,即使如此依然冒险逃亡是“因为不认为能得到公正的审判”。

乡原从戈恩逃亡前就持续进行采访。据称戈恩否认起诉内容,就日产的经营表示“与雷诺合并会降低日产的积极性,因此我一贯反对。考虑的是创建控股企业,把日产、雷诺和三菱汽车作为旗下企业”。

谁协助戈恩逃离日本?土耳其公布两名男子照片

即时 | 2020-01-17 16:59

中新网1月17日电 据外国媒体报道,土耳其国家资讯机构日前公布了两名男子在伊斯坦布尔机场,帮助日产前董事长戈恩逃离日本的照片。

据土耳其国家通讯社安纳杜鲁资讯社报道,16日首次公开的监控录像显示,迈克尔·泰勒(Michael Taylor)和乔治·安东尼·扎耶克(George Antoine Zayek)出现在伊斯坦布尔机场的护照检查处。

安纳杜鲁资讯社指出,泰勒和扎耶克陪同戈恩从日本前往土耳其,然后转往伊斯坦布尔的主要机场,乘坐黎巴嫩航空企业的另一架航班前往贝鲁特。

土耳其警方则表示,戈恩在较小的阿塔图尔克机场步行下飞机,然后换乘另一架私人飞机前往黎巴嫩。

此前有报道称,至少7人因协助戈恩逃离日本,在土耳其被逮捕。

黎巴嫩裔法国籍的戈恩因多项财务不当罪名,2018年11月在日本被逮捕,之后交保候审,并于2019年12月30日通过不明方式潜逃抵达黎巴嫩首都贝鲁特。

日产提交报告:戈恩挪用企业资金逾4亿日币

即时 | 2020-01-17 15:04

中新网1月17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产汽车企业16日向东京证券交易所提交报告称,因违反《企业法》等法律被起诉的前董事长戈恩,曾私自使用日产方面的资金4亿日币(约合人民币2495万元)以上,用于在凡尔赛宫举行派对等。

报告指出,日产与法国汽车巨头雷诺的企业联盟统管企业的共同调查结果显示,除了派对外,戈恩还从统管企业支出了至少390万欧元,用于向巴西里约热内卢的嘉年华、法国戛纳影片节邀请嘉宾以及购买高档品牌“卡地亚”的礼品等。

报告还称,统管企业2009至2018年替戈恩向学校等10家机构捐赠的约237万欧元中的大多数“很可能与业务无关”。报告称,他将企业的商务喷气式飞机用于个人的费用“按市场价值换算至少达到310万欧元”。

另一方面,日产的单独调查指出,位于荷兰的日产子企业“Zi-A”在里约热内卢及黎巴嫩的贝鲁特购入后由戈恩使用的住宅,其购入和装修费总额达2200万美金以上。此外还记载称,从日产向戈恩的姐姐支付了75万美金以上顾问费。

面对挪用资金的问题,戈恩此前在采访时还曾强调,“坦率地讲,没有公私不分的问题。”

2019年12月,戈恩从日本非法出境,逃亡至黎巴嫩。对他进行公审事宜没有眉目。2020年1月8日,戈恩在贝鲁特举行的记者会上否认日本方面对他的所有指控,并表示打算在黎巴嫩长住。

戈恩能否被引渡回日本?东京地方检察厅:难!

即时 | 2020-01-10 10:21

中新网1月10日电 据日本媒体报道,9日,日本东京地方检察厅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引渡日产前董事长戈恩回日本非常困难,不过将与日本外务省进行合作,尽力而为。

据报道,在当天的记者会上,东京地检副检察官斋藤隆博就引渡戈恩一事表示,“一般来说,国内法规定禁止引渡本国公民的国家,很难接受引渡”。他还说,“(关于引渡)在外交上的调整和交涉也是有必要的,所以会与外务省进行合作后,采取适当措施,尽力而为”。

斋藤还表示,如果有人在戈恩逃跑时曾予以协助的话,可能构成包庇罪,检方会针对这一问题进行彻底的搜查。

此外,就戈恩表示日本检方在调查时有逼供行为,斋藤反驳道,“关于调查,都有录音录像,很明显检方从没有进行过逼供”。

2018年11月,因涉嫌瞒报巨额个人收入以及挪用企业资金用于私人支出等经济问题,戈恩在日本被捕。戈恩本人否认全部指控。2019年4月,戈恩再度被捕。之后,法院同意戈恩保释,但要求其不得离开日本。日本法院原定2020年4月开庭审理戈恩一案,但戈恩2019年年底离开日本抵达黎巴嫩。

黎巴嫩与日本之间没有引渡协议。黎巴嫩看守政府司法部长阿尔贝 塞尔汗曾在2020年1月7日说,戈恩合法入境黎巴嫩,居住在黎巴嫩同样合法。2020年1月8日,戈恩在贝鲁特举行的记者会上否认日本方面对他的所有指控,并表示打算在黎巴嫩长住。

日本强烈谴责戈恩“阴谋论” 促他回日本接受审判

即时 | 2020-01-10 09:38

中新网1月10日电 综合报道,弃保潜逃的日产前董事长戈恩公开抨击日本司法制度,引起日本官方强烈谴责。法务部长森雅子连夜开记者会,促他回日本接受审判。日本当局更表示,戈恩潜逃是罪加一等。

据报道,戈恩在日本被控违反多个与贪污有关的罪行,日前他在黎巴嫩贝鲁特召开记者会,痛批日本的刑法不公,还称自己被捕是日本检察当局与日产企业的“阴谋”。对此,森雅子进行反驳。她说,戈恩在外高调批评日本的法律制度,所言都不属实。

森雅子说:“日本检察部门是在有真凭实据和高度认证中确定他的罪行。法官也以公平公正的立场做出判断。他只挑一部分刑事司法制度进行批判,这太不适当。我觉得他的说话太抽象,而且大多无凭无据。”她也呼吁戈恩,若要表清白应当回日本受审。

报道称,日本内阁秘书长菅义伟9日在记者会上也说,戈恩所言是一面之词,日本刑事制度维护基本人权,现在日本司法部门要给他的潜逃定罪是理所当然的。

对于引渡戈恩,菅义伟不愿透露与黎巴嫩的交涉情况。他说:“当局会以日本法律为依据,同相关国家和国际机构联系进行有关手续。”

日本媒体此前报道称,日产汽车企业内部对戈恩在外喊冤冷嘲热讽。日产一名高层管理人员表示,如果戈恩没有犯法,又何必潜逃到黎巴嫩。

据知,戈恩的记者会让12国60家媒体的记者入场,但大部分日本媒体被拒于门外。日本媒体指出,戈恩称日本司法无自由,日本司法却松动到可让他自由进出住处,也没有给他戴可监视他的器材。而戈恩东京住家门前的一台监视器,还是日产怕他逃走而装的。

戈恩发布会大量日本媒体吃“闭门羹” 而这家日本媒体却例外

即时 | 2020-01-09 10:10

中新网1月9日电 据日本媒体报道,8日,日产汽车企业前董事长戈恩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召开了他自日本逃往黎巴嫩后的首次资讯发布会。这次发布会,有大量日本主流媒体被禁止入场,而唯一被允许入场并进行了直播的,正是平时“不走寻常路”的东京电视台。

据报道,在当天的发布会中,戈恩对日产企业和日本司法制度等进行了猛烈批判,日本部分民众也观看了发布会的直播。不过,令他们好奇的是,拥有此次发布会在日本独家转播权的并不是诸如日本放送协会(NHK)、日本电视台、富士电视台等“主流媒体”,而是一贯走“独自路线”的东京电视台。

据先容,东京电视台经常在其他电视台都在同步播放重大内容时,抱着一副“事不关己”的心态播放动漫或者韩剧,在日本部分观众中以“不走寻常路”而著称。这一次东京电视台反其道而行,让日本观众大吃一惊。

有日本网友对此表示,“不论世界发生什么大事时都从不改变报道姿态的东京电视台,竟然在播放戈恩发布会?而且还配了同传!”,还有网友将日本各大电视台的实时直播内容作了比较,并表示“和平常正好相反”。

报道称,有一名当时在戈恩发布会开始前候场的日本记者表示,“(戈恩发布会)入场前,记者需要被叫到名字才能入场,(这么做的)具体理由尚不清楚”。他还表示,“在东京电视台的记者被叫到名字时,在场的日本记者之间发出了疑问和惊讶的声音”。

对于采访许可一事,戈恩在发布会上表示,“你(记者)能在这里,是因为我筛选出了一部分可以客观地对事实进行报道的媒体”。

戈恩逃亡后露面:未透露逃亡经过 主张清白

即时 | 2020-01-09 08:19

中新网1月9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8日,因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等罪名被起诉、于保释期间逃亡至黎巴嫩的日产汽车企业前董事长卡洛斯 戈恩(65岁),在首都贝鲁特举行记者会,称“一天被审讯8小时,而且律师不能在场”,批评了日本的司法制度。他主张称“坚信自己是清白的”,强调从日本逃亡的正当性称“是为了保护自己”。

据报道,这是戈恩逃亡后首次在公开场合露面。日本共同社称,他欲拉拢国际舆论、主张自身的清白。

据分析,戈恩计划公布据称参与试图赶走自己“政变”的日产及日本政府相关人士的实名,可能把日本政府也卷入其中,进行全面对决。

戈恩就逃亡的经过称,不打算透露。他在挑选可参加记者会的资讯机构时,把日本媒体等很多媒体拒之门外。

律师团称,关于长期拘留嫌疑人促使其招供被称为“人质司法”的日本制度,戈恩一直认为“无法期待公正的审判”。

另据美国媒体报道,戈恩在逃亡后接受的采访中称,“有人欲赶走我,有(可证明的)确凿证据”,主张那些人是反对日产和法国汽车巨头雷诺合并的势力。

关于戈恩之妻卡罗尔,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以伪证嫌疑取得了逮捕证。

戈恩将于8日召开记者会 或谈及逃跑过程和理由

即时 | 2020-01-08 15:04

中新网1月8日电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产前董事长戈恩计划于日本时间8日晚上10点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召开记者见面会,届时或将谈及逃跑的过程和理由。

据报道,虽然戈恩的辩护律师称,戈恩本人会出席记者会并回答记者的提问,不过日本放送协会(NHK)称,记者见面会应该只有一部分接到戈恩公关负责人邀请的媒体才能参加。

报道称,7日,日本驻黎巴嫩大使大久保武与黎巴嫩总统奥恩举行了会谈,大久保请求奥恩协助调查戈恩逃跑的真相,大久保说,“对于戈恩非法离开日本来到黎巴嫩,日方表示遗憾并将追究到底”。

戈恩在2018年11月19日,因涉嫌瞒报巨额个人收入以及挪用企业资金用于私人支出等经济问题,被东京地方检察厅特别搜查部逮捕。之后,戈恩又因瞒报收入、涉嫌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以及涉嫌违反《企业法》等原因,在12月10日和12月21日又遭到两次逮捕。

2019年3月5日,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同意戈恩保释。一个月后的4月4日,戈恩因涉嫌严重违反信托罪被第四次逮捕。4月25日,戈恩再次获得保释。

2019年12月30日,保释中的戈恩离开日本神秘逃往黎巴嫩,引起轩然大波。

卡洛斯·戈恩的逃跑大戏:剩下的问号怎么解?

即时 | 2020-01-07 22:46

据日产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的公关负责人透露,戈恩将于当地时间1月8日下午3时(北京时间8日晚9时)在黎巴嫩召开记者会,预计将对之前的一连串嫌疑事件和逃亡原因进行说明。

日本一年中最重要的新年假期,被一位“最熟悉的外国人”彻底搅乱了。几乎家喻户晓的日产前董事长戈恩,在日保释期间展开逃跑大作战,乘坐私人飞机去了遥远的中东国家黎巴嫩,甚至当他自己说到“我在黎巴嫩”时,日本方面才发现,这个人竟然不见了。

藏身乐器盒,接连瞒过监控、警察、海关等重重视线……戈恩逃跑的过程在各种猜测和证实间透出戏剧性的味道。摄像头显示,戈恩在2019年12月29日中午独自离开了东京的家。29日晚上,关西机场也确实有一架飞往伊斯坦布尔的私人飞机起飞。具体情节究竟如何,恐怕要等1月8日戈恩将亲自举行的发布会上才能揭晓。

其实,除了戏剧性的情节之外,更严重的问题是逃跑之后呢?

——日本原定今年要开庭审判戈恩,审判还能进行么?

日本外务省官员表示,由于日本和黎巴嫩没有缔结引渡条约,所以“如果对方国家不同意,就不能引渡回日本”。

戈恩同时拥有法国、黎巴嫩和巴西三国国籍,目前黎巴嫩和法国都没有将他送回日本的打算。

黎巴嫩外交部2019年12月31日曾发表声明,确认戈恩是“合法入境黎巴嫩”的,黎巴嫩公安总局也发表了声明,确认戈恩“在黎巴嫩境内不会面临任何法律诉讼”。

法国经济和财政部国务秘书阿涅丝 帕尼耶吕纳谢1月2日强调,如果戈恩回到法国,法国不会遣返他,“因为法国不会遣送任何一个法国籍的公民”。

——戈恩对于日产和日本汽车界来说,是一个知道秘密太多的人。他的发布会是否将泄露对日本汽车界不利的信息?日本方面对于这些潜在的威胁可能比他是怎么跑的更担心。

戈恩在日产汽车状况糟糕的时候让这家老牌儿日本汽车企业起死回生。但是他强势的行为方式非常的“不日本”,一直是一个很有争议的人物。就在他的职业生涯到达高峰时,日产企业的反戈恩行动于2018年底一举打响,日本检方更是曾三次逮捕戈恩。

分析认为,在戈恩案的背后,是日本想要从跨国联盟中拿回企业主导权之争,也是日本日产与法国雷诺之争。

雷诺持有日产43.4%的股份,而雷诺背后的最大股东则是法国政府。雷诺还一直施压要求扩大股权,从而将日产“收入囊中”。这是日方绝对不能接受的,因为日产得姓“日”,不能姓“法”。

——还需要担心的是,今年日本将要举行2020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一个知名人士能够在重重监控下逃跑离境,日本的安保没问题么?

摄像头显示,戈恩徒步离开住所未被发现的直接原因是,在日本,保释期间的人员一般不会带着有GPS定位的脚环或者手环。

安检松懈?据关西机场相关工作人员提供的消息,正是12月29日晚,有几个高度超过1米的大箱子因尺寸过大、无法进入X射线安检仪,没有经过开箱检查就直接运上了私人飞机。

而戈恩“金蝉脱壳”却没留下任何出境记录是怎么做到的?3日,土耳其私营航空运营商MNG喷气机企业承认,戈恩逃离日本时非法使用了自己企业的飞机。企业表示,一名雇员伪造记录,因此戈恩的名字没有出现在任何与航班有关的文件上。

只要日本有一个环节守住,戈恩就没法顺利脱逃,而恰恰每个环节都像开了绿灯,不得不让人对日本的安保措施抱持巨大疑问。

东京地方检察院对戈恩妻子发逮捕令 其人在黎巴嫩

即时 | 2020-01-07 17:26

中新网1月7日电 据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日本东京地方检察院特搜部对日产前董事长戈恩的妻子卡萝勒发出逮捕令,理由是卡萝勒曾于2019年4月在法庭上作伪证。不过,目前卡萝勒和戈恩二人都在黎巴嫩。

戈恩在2018年11月19日,因涉嫌瞒报巨额个人收入以及挪用企业资金用于私人支出等经济问题,被东京地方检察厅特别搜查部逮捕。之后,戈恩又因瞒报收入、涉嫌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以及涉嫌违反《企业法》等原因,在12月10日和12月21日又遭到两次逮捕。

2019年3月5日,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同意戈恩保释。一个月后的4月4日,戈恩因涉嫌严重违反信托罪被第四次逮捕。4月25日,戈恩再次获得保释。

2019年12月30日,保释中的戈恩离开日本神秘逃往黎巴嫩,引起轩然大波。

戈恩会被日本引渡?日官房长官:会在外交上尽力

即时 | 2020-01-07 10:33

中新网1月7日电 据日本媒体报道,近日,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一档电视节目中,就日本政府是否会引渡日产前董事长戈恩一事表示,日方会在外交方面全力以赴力求实现引渡。

据报道,菅义伟在节目中谈到,“最初听到戈恩逃走时,我很无语,并感到非常遗憾”,他还表示,将切实弄清戈恩逃走的过程,并会努力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此外,菅义伟在就国际刑警组织对戈恩发出红色通缉令进行说明后,他还表示,日本政府会在外交方面全力以赴,尽力将戈恩引渡回日本。

2019年12月30日,因违反日本《企业法》等罪名遭到起诉、处于保释期间的日产汽车企业前董事长戈恩离开日本,抵达黎巴嫩首都贝鲁特。

2020年1月2日,国际刑警组织对戈恩发出“红色通缉令”。当天,日本官方表示,会寻求国际刑警组织协助追捕戈恩。

日本媒体曝光戈恩逃亡更多细节:曾乘新干线前往大阪

即时 | 2020-01-07 08:47

中新网1月7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采访相关人士获悉,逃亡至黎巴嫩的日产汽车前董事长戈恩,2019年12月29日离开东京都港区的住所后,从品川站乘坐新干线前往大阪。他在上车前与2名男子汇合,东京地方检察厅正与警视厅联手调查详细行踪,并锁定“协助者”身份。

据报道,据相关人士透露,戈恩的移动路径通过依次调阅排查设在各处的监控探头影像这一方式查明。

当地时间2019年12月29日下午2点半左右,戈恩独自一人离开保释条件中指定的港区住所,前往港区某酒店与2名男子汇合。当天下午4点半左右,在品川站确认到他们的身影。

戈恩一众从品川站搭乘东海道新干线,在新大阪站下车。晚上7点半左右,他们离开新大阪站,乘坐出租车前往关西机场附近的酒店。2名男子于晚上10点左右走出酒店,但没有戈恩的身影。2人搬运两个大箱子,戈恩或藏身于其中之一。

报道称,可能载有戈恩的私人喷气机于29日晚上11点10分从关西机场起飞,经由土耳其于次日30日进入黎巴嫩。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2020年1月6日报道称,国籍不同的约10至15人团队参与了逃亡计划。该团队曾20多次到访日本,至少预先查看了10座机场,最终选定安检薄弱的关西机场。

戈恩躲在开有透气孔的大型音乐器材箱内,得以乘上飞机。据称,到土耳其为止的途中,曾隶属美陆军特种兵部队“绿色贝雷帽”的民间保安企业人士等2人与戈恩同行,协助其逃亡。戈恩在声明中主张逃亡是“自己一个人准备的”。

日本方面并没有戈恩的出境记录,检方以涉嫌违反《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为由开展调查。

戈恩批日本司法制度 日本法相:不能成为逃走理由

即时 | 2020-01-06 15:54

中新网1月6日电 据日本媒体报道,6日,日本法务大臣森雅子就日产前董事长戈恩批评日本司法制度一事表示,对日本司法制度的批判并不能成为戈恩逃走的正当理由。

据报道,森雅子先是对戈恩逃跑一事表示,“虽然目前还在就相关事实进行确认,不过戈恩应该是用非法手段离开日本的,事态发展到这个地步我表示非常遗憾”。

随后,关于戈恩批评日本司法制度,森雅子表示,“这与非法离境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并不能成为逃走的正当理由”。此外,她还说,“各国的司法制度都有不同,这是因为各国都是依据自身国情制定法律,(我认为)并不能单纯地予以比较”。

关于保释制度,森雅子表示,“会进一步综合各方信息,对完善保释制度进行讨论”,据悉,关于给保释对象佩戴GPS进行监视等手段也在讨论内容之中。

2019年12月30日,因违反日本《企业法》等罪名遭到起诉、处于保释期间的日产汽车企业前董事长戈恩离开日本,抵达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之后,戈恩发表声明,批评日本的司法制度“以有罪为前提,无视基本人权”。

戈恩出逃或利用机场安检漏洞 日本法相要求加强管理

即时 | 2020-01-06 08:03

中新网1月6日电 综合日本共同社报道,鉴于日产汽车企业前董事长戈恩在保释期间逃亡至黎巴嫩,日本法相森雅子5日表示,已要求出入国在留管理厅进一步严格办理出境手续,并发表评论称“为避免相同情况再次发生,今后将继续采取必要措施”。

据报道,森雅子强调称,没有戈恩的出境记录,“应该是采取了某种不当手段非法出境,对此深感遗憾”。她指出:“保释期间逃亡不具有正当化的余地。”她表示,将与相关国家及国际机构合作,采取所有可能的措施。

报道称,日本共同社5日采访相关人士获悉,戈恩出境可能利用的私人喷气机行李,在日本关西机场(大阪)不接受X光检查。

私人喷气机是否需要安检交由运航企业及机长判断,关西机场相关人士指出“大部分乘客拥有丰富的搭乘经验,因此安检很宽松”。行李据称大多不用接受X光检查,戈恩有可能利用了安检薄弱的漏洞。

有外国媒体称,戈恩可能于当地时间2019年12月29日晚从关西机场出境。喷气机的行李分别为多个旅行箱和几个高于1米的大箱子,有推测认为,戈恩藏身于大箱子里进入机舱。据悉,戈恩没有留下出境记录,飞行运航未发生大的问题。

日本《航空法》规定,安检由执飞的航空企业负责实施,未规定必须进行X光检查。据运营方关西机场企业先容,第二航站楼内有私人喷气机专用设施,出入境及海关检查由各相关机构的职员实施。另一方面,如果运航企业方面提出需要安检,则由关西机场企业委托的相关企业人员实施。

但据悉,安检几乎不会要求使用X光检查,海关的行李检查也是只要事先申报的清单等无可疑之处就直接装货。

关西机场的私人喷气机专用设施于2018年启用,主要供外国富裕阶层使用。关西机场网站显示,需要提交写有运航信息及是否需要安检的文件和支付每次20万日币使用费。

日产前董事长戈恩逃离日本尴尬了谁

即时 | 2020-01-03 14:54

由日本著名影星高仓健主演的影片《追捕》中,杜丘与警察斗智斗勇,一次次躲过追捕,查出了诬陷自己的真凶,还了自己清白。类似的还有美国影片《胜利大逃亡》,希腊故事中更有《特洛伊木马》。2019年最后几天,这三个故事在日本“上演”了。日产汽车企业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冲破日本法院的保释条件及海关限制,成功逃离日本到达黎巴嫩,这一消息让日本炸了锅。

瞒天过海金蝉脱壳

东京时间2019年12月31日中午时分,戈恩通过其美国的资讯代理人发表声明称:“自己现在身在黎巴嫩,已经不是日本偏颇司法制度下可以预测的有罪之身。”

东京地方法院于2019年3月份、4月份分别两次同意戈恩保释,但附加了非常严苛的条件。日本出入国管理厅称,未发现戈恩的出国记录,因此认定他是以非法手段离开日本。日本法院当天取消了对戈恩的保释决定,要求将其捉拿归案,日本政府已通过外交渠道与黎巴嫩政府交涉引渡事宜。

据日本国土交通省信息,2019年12月29日夜晚曾有一架从关西国际机场飞往伊斯坦布尔的私人飞机起飞,飞机经停土耳其后飞往黎巴嫩。有报道称戈恩夫人同机入境黎巴嫩,日本媒体则称其夫人可能是逃脱事件的总导演。黎巴嫩治安当局当天通过国营通讯社发布消息称,戈恩是用法国护照和黎巴嫩居民证入境的,该国“没有禁止其入境的任何法律理由”。

有消息称,戈恩是在圣诞节逃离被监视住所的。白天他还与日本律师会面商讨新年后应对法庭辩论的细节,当晚他曾举办圣诞晚宴,并安排乐队前来助兴,戈恩隐藏在乐器箱子中离开了住所。

日产雷诺表现糟糕

戈恩曾被誉为日产汽车的“救世主”和“经营之神”。1999年,已经连续7年亏损、负债2万亿日币的日产汽车获得雷诺54亿美金注资,从此组建了雷诺日产经营联盟,这也是日本汽车业民族品牌并入跨国经营的首个案例。

戈恩出任日产汽车最高经营责任人后,实施了一系列大胆举措,使日产汽车企业两年内扭亏为盈,2003年出任董事长兼CEO。2005年戈恩同时兼任雷诺企业董事长,2016年又主导了对三菱汽车企业注资并兼任三菱董事长,从而形成了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该联盟2018年上半年汽车销量居全球第一。

然而,2018年11月19日,戈恩因涉嫌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故意少报个人收入等罪名被日本警方逮捕。东京地方检察院发表的公告指责戈恩于2010年度至2014年度瞒报个人收入50亿日币以上。此外,他还涉嫌伪装投资目的转移投资资金、挪用企业经费等渎职行为。

戈恩出逃事件再次将日产与雷诺推到了风口浪尖。日产汽车企业在戈恩丑闻之后的一年时间里已经两次更换CEO。积极配合检察院调查戈恩违法案件的继任总裁西川广人曾一度被日本媒体视作维护民族企业的英雄,但执掌企业半年后被曝出其本人违反企业内部程序,通过一项股票增值权计划额外获取4700万日币收入,给企业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被迫下台。紧接着,该企业又任命曾主管海外业务的副总裁兼东风日产汽车有限企业总裁内田诚出任社长兼CEO。

但是,一年来雷诺和日产汽车因受管理层混乱的影响,业绩下降。两企业股价分别下跌28%和23%,成为表现最差的世界主要汽车制造商。同时,两企业新合作项目也因此毫无进展。

可能动摇司法制度

戈恩逃离日本后,世界主要媒体纷纷报道,称这是日本2019年年末的一场大戏。逃离事件引发日本法律界极大震惊。一位前检察官称,此事件“可能动摇日本的司法制度”。特别是近年逐渐放宽的保释制度将重新收紧。据日本最高法院统计,在一审前获得地方法院裁定保释的人员,从2008年14%提升到了2018年的32%。特别是2009年开始实行国民参与刑事案件陪审员制度以来,长期拘押人员明显减少。但保释中的出逃人员开始增加,从2008年102起发展到2018年的258起。有专家预测,今后日本法院批准的保释条件将更加苛刻。

由于日本与黎巴嫩没有引渡协议,戈恩引渡问题也可能成为日本新的外交难题。

1  2  3  4  


编辑推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